38娱乐网

38娱乐 > 影视娱乐 >

梁良/从《重生》出师不利,看刑侦剧的重生不易

图/撷自微博图/撷自微博

三年前,网剧《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相继推出,叫好叫座,其爆炸性成功掀起了大陆刑侦剧的一个新高峰,最后更获Netflix赏识成功跨入际市场,跟好莱坞和日韩等地的高水準侦探剧一较高下。

根据影视界的商业运作惯例,市场成功甚至变成「IP」的原创作品,打铁趁热顺势推出续集或系列片,几乎已是八九不离十的事,因为《XX2》通常会比《XX1》更容易卖座,但这种「好事」并没有发生在《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身上,其中必有原故?

其实,他们并非没有作过这方面的努力。《无证之罪》的监製韩三平在2018年年底交出了衍生剧《原生之罪》,还邀得着名的香港电影导演叶伟民执导,但在爱奇艺播出时反应颇冷,豆瓣评分只有免强合格的6.3分,「整个故事架空」是主要的致命伤。最近,《白夜追凶》原编剧指纹的新作《重生》也于今年3月7日起在优酷视频独播。由于这部全长28集的刑侦剧跟《白夜追凶》有着直接的血缘关係,且有潘粤明等多位原剧演员客串演出,故本剧虽非观众渴求已久的正宗《白夜2》,但仍受到广泛嘱目,可惜此剧的创作品质和娱乐效果都难以令人满足,整体成绩跟《白夜追凶》相去甚远,已倒退回主流陆剧的传统套路。

《重生》,剧情描述在虚构的津港市,西关警局刑警秦驰和另外五名警员前往抓捕九名黑帮份子,双方激烈枪战,只有秦驰身中两枪后仍能倖存下来,其他警与匪全数丧生。劫后余生的秦驰获升任副支队长,但警方对他的怀疑并未终止,一直在暗中调查着「714枪击案」的真相。而秦驰本人因弹片仍卡在头壳内,常会间歇失忆,也影响了他跟别人的感情认知。这样的「创伤后遗症」角色设定,令到据称是由大数据智能系统选角挑中的性格男星张译,自始至终扳着一副故作深沉、近乎「面瘫」的表情,来诠释那位思想慎密、有如神探的冷面警官,他一坐下来还会自己拿着针筒在膝盖枪伤处抽取积聚的脓汁,这样一位身和心都「残缺」的男主角,实在很不讨好,难怪有些观众看了前几集就直呼受不了。

《重生》另一个令人不能接受的地方,是编导把原该是快节奏动作片的刑侦剧处理成节奏鬆散的文艺片。从第一集开始,该剧就出现大段大段文艺腔的内心独白,配以大量市容美景的航拍空镜头,企图以此来弥补製作技术和动作场景上的乏善可陈。犯罪悬疑剧该有的扑朔迷离布局和扣人心弦气氛在本剧是缺失的,代之以一些陆剧常见的俗套安排,譬如在秦驰在升官后第一次出发去郊区寄宿学校侦办少年郑鑫一家四口的灭门血案时,竟于中途突然下车,走进路旁的树林回忆起他跟冯潇多年前在此共度的甜蜜时光,两人像拍偶像剧般荡鞦韆玩亲亲,画面也由前面的冷色调变成金黄暖色调,如此莫名其妙的突兀转变登时令观众从查案的紧张气氛中整个出戏,而且说不出一个所以然。难道导演在第一集就想拖戏?

其他类似的ABC级别的叙事失误和製作失误还有不少,在此不必一一列举了,我比较有兴趣探究的是:为什幺短短三年,《白夜追凶》和《重生》两剧之间会产生那幺大的落差?

据大陆业内人士称,以内为背景的刑侦剧在近年受到严格管制应是影响最大的主因。 2014年广电总局禁止涉案剧在上星的禁令解除后,正逢网剧平台的迅速发展,遂迎来一波刑侦剧的製作高潮。《暗黑者》、《暗黑者2》和《法医秦明》等小体量网剧的相继播出,就创造了不少声浪。而2017年《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的相继火红后,刑侦剧的编剧和製片人纷纷磨拳擦掌迎接这股「白夜热」。 然而也就是从那之后,涉及公安、刑侦的剧反而越来越难产了。为什幺?

不断涌现的公安剧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需要面临比野蛮生长时期严苛得多的审查。 首先是题材撞车的情况大幅增加,如甘肃省白银案侦破后,立刻有八家影视製作机构申请拍摄该故事。 其次是除对题材、风格上的规定外,刑侦剧的具体呈现方式也需要注意,特别是办案流程是否符合规则?同时,凭空捏造公安机关不存在的部门也是不允许的,对各级别、各部门的功能也不能出现差错。再如暴力血腥场面的尺度、对刑侦技术的展现、对真实员警生活的展现,甚至主要人物的性格等都会受到有关部门的细緻审查,在创作上绑手绑脚。更令人头大的是这方面的审查大都没有落到书面上的白纸黑字规定,而是动态性的边走边唱,「以前播出的案例不见得能成为现在可过审的案例」,因此大多数刑侦剧难出正宗续集。例如《白夜追凶》的主角是以双胞胎身份偷龙转凤的一警一匪人物设置为最吸引人的特色,现在这肯定过不了审查关。公安局内部有一个卧底,主角是个在逃犯,还是在员警眼皮子底下活动,这种写法现在官方肯定不能接受。

另一方面,由体制外人士主导破案的故事模式近两年政府也不太提倡。大陆刑侦剧中常见这样一种模式:员警与聘请来的体制外人士一起查案,但负责侦查破案的主体不是刑警,而是协助办案的普通老百姓,审查单位认为这其实是严重偏离公安机关职责定位的错误安排。所以,曾经以这种角色搭配取得成功的网剧如果想要出续集,首先要改变的就是主角人物定位和关係。

另一个被视为反面教材是《无证之罪》,它的雷区在于触及了太多各种阴暗面--社会阴暗面、人性阴暗面、主角的内心阴暗面。秦昊饰演的刑严良是被体制边缘化的人物,本剧从他个人来反思体制的缺失,剧中所有主要人物都有或多或少有越过红线的行为。如今是主旋律的正能量当道,这种明显的政治不正确,谁敢再碰?

针对上述这些情况,很多刑侦剧只好选择「避实务虚」,或将故事背景架空,或乾脆把拍摄地放到外,如网剧《唐人街探案》在泰、《悍城》在马来西亚。《无证之罪》的製作人炮製的衍生剧《原生之罪》亦将拍摄地点选在马来西亚,虽故事架空,但因对白说的是中文、又都是由华人演出,有关部门觉得它其实还是在影射内呢!

如此一来,大陆刑侦剧的发展势头有如昙花一现也就不难理解了。

(编辑:38娱乐)